桂花酿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沙俄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好吧,按你们说的办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好吧,按你们说的办(1 / 2)

对波别多诺斯采夫和多尔戈鲁基公爵来说康斯坦丁大公要搞事肯定要收拾,但是往死里收拾就不太合适了。

倒不是他们“怜惜”康斯坦丁大公,而是当下这个当口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顺顺利利地接收乌瓦罗夫伯爵的遗产,不能分散精力因小失大。

而亚历山大二世刚才的态度实在是太吓人了,竟然喊打喊杀要弄死康斯坦丁大公。

我勒个去的,弄死一个大公爵哪有那么简单,哪怕是沙皇这也是搞不好要脱一层皮惹一身骚的大事。

尤其是多尔戈鲁基公爵,他这边就等着收割乌瓦罗夫伯爵的遗产了,根本就不愿意为康斯坦丁大公太过于分神。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比波别多诺斯采夫晚到御书房?

呵呵,这种敏感度的消息他肯定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他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康斯坦丁大公也搞不出什么幺蛾子,何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呢?

直到他听说波别多诺斯采夫去了冬宫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如果波别多诺斯采夫汇报了这个消息儿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亚历山大二世会怎么想?

往轻了说会认为他不称职,连这么敏感的消息都搞不到。往重了说那就大事不妙要上纲上线搞死人的!

所以他这才急匆匆地赶过来,为的就是消除不利影响。

但是你如果让他豁出去搞死康斯坦丁大公那真心对不起——不干!

所以亚历山大二世这边刚刚喊打喊杀他就赶紧跳出来喊停了:“陛下,康斯坦丁大公的行为确实很恶劣,但是我认为还远没有到必须处以极刑的地步……这么做影响太糟糕,会影响您的声誉……”

会影响声誉吗?

肯定会啊!杀兄弟不管在古今中外都是很恶劣的大事,尤其是在皇室之中,很容易引发各种负面传闻。

多尔戈鲁基公爵觉得亚历山大二世还是爱惜羽毛的,面子上的事儿以及世人的风评他不可能不管。

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亚历山大二世是真的气坏了还是豁出去不管面子得事儿了,大手一挥断然道:“影响?那他有在乎过影响吗?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老实,如果这都能容忍,他今后蹬鼻子上脸怎么办?”

不等多尔戈鲁基公爵再劝,他又重重地挥了一下胳膊:“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必须要一次性彻底地解决他的问题!”

多尔戈鲁基公爵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他被吓坏了。这么点儿事儿至于吗?您今天难道是吃了枪药?怎么一点就炸啊!

遗憾的是很明显他的劝阻完全不管用了,亚历山大二世根本就不听,他只能可怜巴巴地给波别多诺斯采夫使眼色,希望后者能阻止亚历山大二世发疯。

那么波别多诺斯采夫是什么态度呢?

他当然也不希望亚历山大二世过于发疯,毕竟他打的算盘跟多尔戈鲁基公爵一样,也是眼巴巴地望着乌瓦罗夫伯爵的遗产流口水,什么康斯坦丁大公,管他去死啊!

那么他为什么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亚历山大二世呢?他如果什么都不说哪有这些破事?

想简单了吧?

官场没有那么简单,亚历山大二世又不是瞎子聋子,他不说顶多能拖延个几天,迟早亚历山大二世还是会知道的。

而那时候他这个第三部总管就尴尬了。这么敏感的消息你怎么不汇报?

到时候他是回答不知道还是讲不想说?

这都是送命的回答好不好。说不知道那只能证明他这个总管非常不称职,哪怕亚历山大二世迫于形势不能撤换他,但是臭骂他一顿给他在小黑本上重重地记一笔完全可以吧?

那回答说不想说,这就更要命了。亚历山大二世肯定要怀疑他的居心,这么重要这么敏感的消息你都知情不报,你是几个意思?你又想干什么?

思来想去波别多诺斯采夫认为还是得主动汇报,至少这能把责任撇清,至于亚历山大二世会不会暴跳如雷,他觉得应该还不至于。

也就是说他其实也有侥幸心理,以为亚历山大二世不会往大了搞,结果这位陛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真的给他来了一泡大的,给他恶心坏了。

看着频频使眼色的多尔戈鲁基公爵他心里那叫一个腻味,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他还没办法推卸,总不能真的任由亚历山大二世乱来吧?

他硬着头皮劝道:“陛下,我认为公爵阁下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您是全体国民的表率,您的一言一行都将会给民众事假莫大的影响……康斯坦丁大公不过是跳梁小丑一枚,他越是胡搞就会越快毁灭……您暂且忍耐,就看他表演好了,时候到了上帝自然会惩罚他的!”

上帝会惩罚人?

这种鬼话多尔戈鲁基公爵自然是不相信的,如果上帝会惩罚坏人,那世间哪有那么多罪恶?

指望上帝收拾恶人,那还不如指望恶人出门被流行给砸死呢!

只不过这话是波别多诺斯采夫说的,而且他们的目的也是一致的,哪怕觉得这话太幼稚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叫好:

“是的,陛下,伯爵说得太对了!上帝会惩罚那个卑鄙小人的,说不定此时此刻上帝正在记录他的恶行,等到了恶贯满盈的那一天自然就会让他

最新小说: 倒拔三国 军工霸主 谍影交锋 三国,汉高祖亲自匡扶汉室 大秦:我屡献狠计,嬴政乐麻了 永历大明 兴汉 贞观贤婿 诸葛亮三顾茅庐请我出山 海外遗明:抗清从殖民南洋开始